www.801806.com电池资讯网,电池新闻资讯一网打尽---中小企业自己的网络宣传平台!h1> 帮助中心 服务协议

电池资讯网_中小企业自己的宣传媒体平台

宁德时代等“口水战”升级引发连锁反应 普莱德深陷业绩迷雾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管理员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8
摘要:2017年12月15日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大先行科技产业有限公司及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各方代表在北汽研发基地召开战略合作洽谈会议并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资料图片 近日,动力电池市场好不热闹!一场口水战在宁

普莱德

2017年12月15日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大先行科技产业有限公司及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各方代表在北汽研发基地召开战略合作洽谈会议并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资料图片

近日,动力电池市场好不“热闹”!一场“口水战”在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和东方精工三大上市公司之间上演。

6月底,东方精工发布一则公告,直指公司重要子公司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普莱德”)与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北汽新能源存在返利异常、代销业务不具有商业实质且毛利率过高等问题。

短短一周时间里,“剧情”不断升级。7月3日,东方精工称,为保证将来仲裁裁决和业绩补偿的有效执行,已向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申请,对纠纷涉及的宁德时代、福田汽车等5家企业所持有的公司股份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并表示上述5家企业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普莱德

一场财务数据的较量

东方精工与宁德时代、福田汽车等5家普莱德原股东之间的争议焦点是普莱德2018年的业绩,这直接关乎着5位业绩承诺方是否需要给予东方精工巨额补偿。

2016年,东方精工通过向普莱德全体股东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普莱德100%的股权,同时要求普莱德承诺2016年至2019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少于2.5亿、3.25亿、4.23亿、5亿元。如果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普莱德原股东需要向东方精工支付相应补偿。

据东方精工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普莱德净利润亏损2.19亿元,未完成当期4.23亿元的业绩承诺。因此,东方精工对普莱德资产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8.48亿元;并要求普莱德原股东、补偿义务方赔偿公司26.45亿元。

但对净利润亏损一事,普莱德原股东暨业绩补偿义务人、普莱德原股东委派的管理层与东方精工之间产生了巨大分歧。

甚至在5月6日,普莱德管理层召开了主题为“业绩被亏损,管理怎背锅?——普莱德 2018 年业绩及相关情况介绍”的媒体发布会,公开表示公司2018年并未亏损2.19亿元,净利润约达3.3亿元。“2018年,普莱德承诺的业绩为4.23亿元,尽管受行业补贴政策的影响,普莱德管理层认可的净利润也完成了近80%的承诺指标。”

发布会上,普莱德管理层称立信及东方精工对于普莱德2018年财务数据的调整明细缺乏事实依据、且与以前年度的会计处理互相矛盾,并公开表示立信会计师在未与普莱德公司管理层就2018年度财务报表数据进行确认,未出具普莱德公司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的情况下,直接在上市公司合并报表层面对普莱德公司2018年度业绩予以确认。

东方精工却表示这场媒体发布会是普莱德部分管理层擅自召开的,董事长、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均未参加,也未经普莱德董事会批准、未获得普莱德股东确认和授权。

到底是亏还是赚,普莱德2018年的业绩真相是什么?

普莱德原股东的反击

针对净利润是否应该判定为亏损,东方精工详细列举了普莱德与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北汽新能源等的业务往来情况,分别指出了存在的问题。

针对宁德时代,东方精工认为普莱德与其存在返利金额和返利比例均异常的情况,甚至还存在突击返利问题。

东方精工称,2018年,宁德时代和普莱德共签署了3份返利合同,返利金额为3.9亿元。其中,第3份返利合同于2019年1月签订,且金额高达2.77亿元。东方精工直指,这份返利合同存在普莱德年底突击利润的嫌疑,相关返利交易的公允性存疑。

“近三年公司向普莱德的最终销售价格(返利后价格)处于与销售给其他客户的产品折算价格的合理区间内,价格水平与市场价格基本相当,变动趋势与市场情况基本一致,不存在异常情况。”宁德时代表示,但其并未列出详细数据。

而对于年底突击签约,宁德时代强调,公司与普莱德的合同履行了必要审批程序,同时公司与普莱德近3年均是在年底前确定全年销售价格,并通过签订返利协议进行价格调整。

针对福田汽车,东方精工认为,2018年普莱德向福田汽车代售产品销售毛利率远高于普莱德当年自产自销业务的毛利率,该交易不符合商业实质,影响 2018 年度普莱德利润总额为约 3039.18万元。

福田汽车表明,“2014年以来,公司从普莱德采购电池每度电单价呈逐年下降趋势,平均每年降幅14%-24%。尤其是2017年、2018年,在补贴持续退坡、电池价格下落的趋势下,普莱德年度降价比例达到24%,符合商用车电池系统市场的规律。东方精工及其年审会计师未就该事项进行了解,武断地推论毛利率偏高不符合事实。”

此外,针对北汽新能源和普莱德模具开发及相关测试和样件的合作,东方精工也表示,这两笔收入合计2346.06万元,不符合商业实质,且存在明显跨期收入确认行为,故作审计调整。

几方相争谁能获利

目前,宁德时代、福田汽车以及东方精工各执一词,孰真孰假?真相无从考证。但有几个信息不容忽视。

据东方精工2018年年报,普莱德销售收入的90%以上来自于单一客户、其原股东北汽新能源,销售占比从2016年的58.19%、 2017年的82.03%提升至2018年的93.85%;对核心供应商宁德时代在电芯采购和BMS采购上的依赖程度也进一步提高,达到83%。

有投行人士分析称,普莱德经营较大依赖单一客户,即使其完成业绩承诺,但如果在业绩对赌后,普莱德与原股东的合作无法持续,其业绩可能会有“雪崩”的风险。

而根据普莱德原股东与东方精工的补偿协议,若按普莱德2018年净利润亏损2.19亿计算,普莱德原股东需要向东方精工支付26.45亿元,这对比3年前47.4亿元的收购价,相当于打了4.4折。

此外,东方精工还指出,2017年以前普莱德向重要商用车客户销售的磷酸铁锂电池包在2018年发生批量质量事故。

该商用车客户因普莱德动力电池系统电压跳变、电池压差过大及电池容量衰减等质量问题一直未能妥善解决之故,冻结了其应付普莱德的货款2.42亿元,并于2018年下半年停止向普莱德采购新的电池系统。
立信会计师认为,目前该商用车客户的动力电池系统仍质保期内,按照磷酸铁锂的材料特性,未来可能还有维修或更换电芯的需求,因此普莱德或许需要付出更高的维修费用。

责任编辑:
     

电池资讯网免责声明:此讯息系转载自互联网其它媒体,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部分内容为机器人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上,请和我们联系处理,联系邮箱admin@801806.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