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电池 财经 产业 周边

锂电材料

旗下栏目: 锂电材料 会议信息 外围设备 综合信息

受累钴价下跌 华友钴业净利润下滑近两成

摘要:受累钴价下跌 华友钴业净利润下滑近两成,动力电池产业的繁荣一度让钴矿企业赚得盆满钵满。在华友钴业的主营业务中,钴产品占据总营收的66.3%。2017年,随着钴价格飞涨,华友钴业净利润同比增长2637.70%。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2018年,伴随着钴价下跌

动力电池产业的繁荣一度让钴矿企业赚得盆满钵满。在华友钴业的主营业务中,钴产品占据总营收的66.3%。2017年,随着钴价格飞涨,华友钴业净利润同比增长2637.70%。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2018年,伴随着钴价下跌,华友钴业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近五成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同比下滑19.14%。“公司业绩受钴价波动影响比较大。2018年钴矿新增产能让行业有些过剩,直接影响了供需关系。”华友钴业证券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说道。

事实上,华友钴业面临的挑战还远不止这些。记者采访获悉,2017年,由于钴价飞涨,部分电池厂商开始寻找钴的替代产品。如今,高镍三元锂电池技术已经日渐成熟。对于主营业务依赖钴产品的华友钴业而言,未来,其将面临产能过剩、钴产品在电池中使用比例减少以及氢燃料电池的兴起等诸多压力。

钴价成利润晴雨表

自上市以来,华友钴业的净利润波动如同坐上了过山车。而对于华友钴业而言,钴价始终是影响其净利润的关键因素。

3月30日,华友钴业发布了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2018年华友钴业实现营业收入144.5亿元,同比增长49.7%。然而,在营收同比增长近五成的情况下,华友钴业2018年净利润则同比下滑了19.14%。

记者回看华友钴业近5年年报发现,5年来,华友钴业的营业收入除2015年同比略有下滑之外,其他年份均呈现增长态势。然而,其净利润却如同坐上了过山车一般。2017年华友钴业实现净利润18.95亿元,同比增长2637.70%;2016年华友钴业实现净利润6923.7万元,同比增长128.14%;而2015年华友钴业的净利润亏损2.46亿元,同比减少348.84%。

而华友钴业净利润巨大 波动的背后与钴产品价格走势有着直接联系。在华友钴业的业务构成中,钴产品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2018年,华友钴业钴产品营收95.79亿元,占全部营业收入66.3%。

2018年,钴价呈现出先涨后跌的走势。2018年一季度延续了2017年持续上涨的走势,2018年4月,长江有色钴价最高达到67.5万元/吨。随后,钴价开始回落。

对此,华友钴业证券部人士向记者坦言:“公司业绩受钴价波动影响比较大,2018年钴价下跌直接导致公司净利润下滑。”

记者了解到,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钴价长期保持在低位运行。2008年钴价由70万元/吨的历史高点暴跌,到2009年已经不足20万元/吨。当年,新能源汽车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钴产品主要用途在于增强合金强度及耐高温性能。

而2008年机械加工对钴的需求量增长逐渐接近饱和,直接导致钴价下跌。随后数年间,钴价长期维持在低位。

华友钴业2014年上市后,在2015年净利润即亏损2.46亿元,同比减少348.84%。直到2016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火热带动了钴价飞涨。

“2016年前后,国家对锂电池能量密度的要求逐渐提高,这时三元锂电池脱颖而出。而钴是三元锂电池中必不可少的关键元素,因此成为行业热捧的对象。”锂电池行业人士向记者说道。

到了2017年,钴价一飞冲天,2017年初,钴价还维持在20万元/吨徘徊,而到了2017年12月,长江有色金属钴报价已经超过50万元/吨。借此势头,华友钴业净利润在2017年同比增长2637.70%。

然而,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的快速增长,让钴矿企业迅速投入扩大产能。“2017年底到2018年钴矿的新增产能直接导致了供需关系的变化。供给呈现阶梯式增长,但是需求却是在缓慢增长,这样就直接导致2018年钴价的下跌。”上述华友钴业证券部人士向记者如是表示。

记者了解到,2018年全球钴消费约为12.6万金属吨,同比增长11.5%。而仅国际钴矿巨头嘉能可在2018年的钴产量就达到4.2万吨,同比增长了54%。

此外,记者了解到,目前全球钴产能主要集中在非洲的刚果金地区,这无形中加大了生产周期。“公司在刚果金有矿山和粗加工基地。公司会将开采和收购的钴矿经过刚果金的粗加工基地加工后运回国内。”华友钴业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运输的物流时间就要3~5个月。由于我们采购矿石的比例接近六成,如果钴价下跌,就会形成收购和销售的价格差,对利润的影响很大。”

此外,物流时间同样提升了华友钴业的存货量。2018年华友钴业存货量为54.87亿元,占总资产28.79%,相较上年同期增加13.5%。

锂电正在去钴化

如今,在华友钴业产品线中占据重要位置的钴产品,正在被动力电池厂商“抛弃”。

近年来,随着国家大力推行新能源汽车,锂电池产业得到了快速发展。而在锂电池发展过程中,制约其发展瓶颈之一的就是能量密度。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国家不断提升对电池能量密度的要求。2015年9月,工信部发布的《锂离子电池行业规范条件》规定,消费型单体电池能量密度≥150Wh/kg,电池组能量密度≥120Wh/kg。2017年,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联合印发的《促进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发展行动方案》中指出,到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单体比能量要达到300Wh/kg以上,系统比能量力争达到260Wh/kg。

在这样的背景下,三元锂电池正在逐渐替代以往的磷酸铁锂电池成为新能源汽车的主角。而在三元锂电池中,钴成为其中必不可少的元素。

“三元锂电池大多是由钴、镍、锰或镍、钴、铝构成,这几种元素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各有不同,其中镍是提升能量密度的关键,而钴则可以有效提升电池充放电次数,保障电池的稳定性。”上述锂电池行业人士向记者说道。

记者了解到,2018年全球钴消费中,电池行业用钴量约为7.8万金属吨,占比约为60.86%。在锂电池产业的带动下,华友钴业尝到了钴价飞涨带来的利润增长。然而,在钴价疯涨的同时,对于下游电池生产企业的成本压力也与日俱增。

随着钴价飙升以及国家对新能源车补贴的逐渐减少,众多汽车制造商所承受的成本压力越来越大,因此这些企业也在逐步寻求替代方案。2018年6月马斯克在推特中称,特斯拉的钴使用量将从目前的3%降至0。

2018年被称为高镍三元产品的元年。而以提高镍含量、降低钴含量的高镍三元锂电池方案正逐渐成为众多锂电池生产企业的首选。

记者了解到,磷酸铁锂电池理论能量密度极限为170Wh/kg,主流三元材料电池能量密度NCM523(镍钴锰三种元素的比例为5∶2∶3)则为160~200Wh/kg、NCM622(镍钴锰三种元素的比例为6∶2∶2)可达230Wh/kg、NCM811(镍钴锰三种元素的比例为8∶1∶1)可达280Wh/kg。可见,高镍三元产品对于能量密度的提升效果非常明显。目前,宁波容百、当升科技等都发布了其NCM811材料产能规划。

此外,高镍三元锂电池对于成本的控制效果同样十分明显。记者了解到,2019年4月3日,镍产品价格基本维持在10万元/吨徘徊。相对当日27.7万元/吨的钴价而言,对成本的降低效果非常明显。

责任编辑:电池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