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电池 财经 产业 周边

专家视角

旗下栏目: 行业报告 热点关注 专家视角

石元春:生物质能从“万马齐喑”迈向“万马奔腾”

来源:互联网 作者:管理员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29
摘要:每年可开发的生物质资源 约合11.7亿吨标煤 记者:在我国发展生物质能有哪些优势? 石元春:首先是资源优势。中国工程院可再生能源发展战略咨询报告资料显示,我国生物质能的资源量是水能的2倍,风能的3.5倍,年开发潜力约合11.7亿吨标准煤,相当于全国每年能
石元春:生物质能从“万马齐喑”迈向“万马奔腾”

每年可开发的生物质资源

约合11.7亿吨标煤

记者:在我国发展生物质能有哪些优势?

  石元春:首先是资源优势。中国工程院可再生能源发展战略咨询报告资料显示,我国生物质能的资源量是水能的2倍,风能的3.5倍,年开发潜力约合11.7亿吨标准煤,相当于全国每年能源消费总量的三分之一。

  其次是区位优势。我国风能、太阳能等资源集中分布在西北和青藏高原,而生物质能主要在能源需求较多的东部和南方,原料产地靠近需求市场,可以避免如风电、太阳能发电需要长距离输电所带来的损失和投资过大问题。

  再有是原料的多样性和对传统化石能源的全面替代性。生物质能的原材料有动物、植物、有机废弃物、秸秆、畜禽粪便等,而其产品可以固体、液体和气体状态存在,这样可以全面替代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

  最后是用以生产生物质能的原材料绝大部分在农村,这与“三农”密切结合,开发生物质能可使农民受益,促进农业发展,可以与“十二五”规划提出的“统筹城乡关系”、“注重发展民生”等内容密切相关。

记者:对我国而言,发展生物质能有何意义?

  石元春:在我国发展生物质能,有其重大而深远的战略意义,与其他国家相比,这一意义表现得更为突出。

  第一,我国能源供应状况极其严峻,从能源供应结构上看,最缺的能源种类就是石油和天然气,这些是风能和太阳能都无法替代的,只有生物质能才能完成替代石油、天然气的光荣使命。

  第二,解决我国的环境污染中的有机废弃物污染等问题,需要重视发展生物质能。因为如充分利用有污染环境隐患的有机废弃物,可使其变成生物天然气。

  第三,在我国发展生物质能有助于推动“三农”工作的开展。美国、欧洲、巴西等农业大国,都把发展生物质能摆在农业工作的突出地位,我国农民这么多,农民增收这么困难,更应该重点发展生物质能,这需要我国在能源战略上有个大思考。

“十一五”生物质能产业发展遇冷

记者:“十一五”期间,我国生物质能发展情况如何?

  石元春:生物质能发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巴西、美国和欧盟国家,我国一直到2000年,时任总理的朱镕基提出陈化粮做燃料乙醇后,这才开始了生物质能的历史进程。所以,相对于西方发达国家,我国在发展生物质能方面的起步比较晚,产业体系和商业模式也不是很成熟。

  “十五”期间,由于政府提出陈化粮转化燃料乙醇,在政策的有力推动下,我国燃料乙醇产量快速增加,在2005年超过百万吨,跃居世界第三。进入“十一 五”后,由于国内业界对粮食安全的异议和误解,国家政策层面对生物质能的支持开始乏力,生物质能发展也开始进入低谷期。到“十一五”末,直燃发电总体发展 情况还不错,但成型燃料仅完成了原定目标的30%左右,非粮燃料乙醇仅完成计划的10%。所以总体而言,“十一五”期间生物质能发展情况很差。

  尽管如此,生物质能源毕竟是一个新生事物,受到企业界和科技界的重视,科技和产业化上都有较好进展,一些技术领域有所突破。比如清华大学研发成功的甜高 粱秸秆制作乙醇技术,使其成为全球非粮乙醇技术的先行者;北京德青源公司的沼气发电技术,在大型养殖场有机废弃物的处理和利用上处于世界前列。还有这次展览中展出的,有代表性的10家企业都取得了喜人的成绩。

记者:目前我国在发展生物质能方面存在哪些问题?

  石元春:首先是能源战略出现了一定的偏差。从宏观战略上来讲,国家对能源战略应该有新的思考,特别是能源自主、安全和转型。“民以食为天,国以能为本”,一个 国家如果没有稳定可靠的能源供应,就会出现大问题。反观我国,目前石油、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分别已达56%和30%,连历来可自给的煤炭也开始进口了,这 不能不说存在很大风险。长此以往,我们的能源供应将越来越不自主,越来越不安全。

  鉴于这种情况,我国必须考虑能源供应体系的转型问题, 在此过程中,政府相关部门已经为发展太阳能、风能提供了力度较大的政策支持,现在更有必要在可再生能源中对生物质能进行科学定位,高度重视发展生物质能对提高可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所占比重、推动节能减排工作和解决“三农”问题的现实意义,给予其必要的政策支持。
 
  其次是国内生物 质能产业技术有待进一步提高。举例来说,虽然我国目前的直燃发电技术很成熟,设备已实现国产化,并有上百个项目正在运作,但是与国外相比,技术成本偏高,技术水平偏低。目前欧洲直燃发电技术已发展到热电联产水平,热利用效率高达90%,而国内的国能、凯迪刚开始考虑热电联产中的热利用,且利用效率仅为 40%。在生物质能其他技术方面也存在类似问题。其实这并不是说我们的主体技术有问题,而是我们还处于发展初期,好多工作刚刚开始,如果给它好的发展环境, 便会做得更快一些。

希望“十二五”实现“万马奔腾”

记者: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您对推动我国生物质能产业在“十二五”期间健康快速发展有哪些建议?

  石元春:第一,要制定出台有利于生物质能发展的扶持政策。建议在增加油气资源进口以应急需基础上,要加大石油和天然气的替代进程,可安排“加快发展非粮 燃料乙醇和产业沼气专项”;建议改变“发展非粮乙醇必须依靠大型企业”的政策规定,鼓励和支持民营中小企业参与燃料乙醇和生物柴油的发展;鉴于生物质能亦工亦农的特点,建议借鉴国外做法,成立由国家能源局、农业部、国家林业局、环保部组成的协调领导小组和办公室。

  第二,要保证生物质能相 关科技研发的合理到位。如果科技不到位,容易产生低水平的重复建设,造成人力、财力和物力的浪费。鉴于此,我们计划建立研发生物质能技术和装备的咨询服务机构,这样可以让生物质能领域科研机构和企业能够研发和使用现阶段最好最先进的技术和装备,最大程度地少走弯路。

  第三,从“十一五”期 间的教训来看,必须要把生物质原料的加工、生产、供应系统列为战略重点。生物质能在转化技术方面问题不大,一般技术可靠性高,也比较容易引进和集成先进技术。但是原料问题比较复杂,所以我提出发展能源农业,通过推广良种良法,利用地方力量组织生产、收集。由于农业有季节性,工业生产又不能停,所以必须建立 持续不断、高质量低成本的原料供应体系,这是目前整个生物质能产业链中最薄弱、也是最需要加强的一环。

  目前生物质能已被列入“十二五”规划,相信这一时期,我国将为发展生物质能产业创造更好的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这一产业也可实现由“万马齐喑”到“万马奔腾”的跨越。

记者:您认为应如何正确认识可再生能源与传统化石能源的关系?

  石元春:生物质能、水电、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与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传统化石能源之间并没有矛盾,它们各有各的优势,应该形成互相补充的关系, 而且要科学到位。“十二五”规划提出要“构建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实际讲得也是要根据不同能源的特点和优势,形成多能互补、和谐 发展的能源供应格局。

责任编辑:管理员